读史摘要

  从东汉中平六年(189年)董卓之乱开始,到曹操统一北方(215年),黄河流域战乱持续26年之久,其中最具破坏性的乃是董卓之乱。董卓凶暴残忍,其部率烧毁洛阳宫庙官府和民居,城内扫地殄尽,洛阳城外200里内无复人迹。[3]
董卓徙洛阳数百万人口去长安时,“步骑驱蹙,更相蹈藉,饥饿寇掠,积尸盈路”[4]。董卓死后,三辅民尚有数万户,卓将李催放兵劫掠,“强者回蔽,羸者相食,二三年间,关中无复人迹”[5]。东汉兴平元年(194年),关中兵乱后,大旱,“是时谷一斛五十万,人相食啖,白骨委积”[6]。关东诸将讨董卓起兵后,“众数十万,皆集荥阳及河内,诸将不能相一,纵兵抄掠,人民死者且半”[7]。曹操为报父仇,讨伐徐州牧陶谦,当时京师(洛阳)遭“董卓之乱,人民流移东出,多依彭城间”。操军“坑杀男女数万口于泗水,水为不流”。曹操又率军“从泗南攻取虑、睢陵、夏丘诸县,皆屠之,鸡犬亦尽,墟邑无复行人”[8]。在战乱中,生产遭到严重破坏,粮食供应极端困难。如袁绍军人“仰食桑椹”;袁术军人“取给蒲蠃”[9];曹操军粮“颇杂以人脯”[10]。刘备军队“饥饿困败,吏士大小自相啖食”[11]。各军事集团以武力强征和劫掠,粮食供给尚且如此困难,人民群众的饥饿窘状便可想而知了。战乱促使社会危机加深,人民无法生存,必然离乡背井向外流亡。东汉末年仅见于记载的逃亡民户,先后共达300余万口。

  永嘉三年(309年),刘渊派刘景进攻洛阳时,与晋将王堪战于延津(今河南汲县东古黄河上),“沉(百姓)男女三万人于河”[22]。羯人石勒发动起义后,攻城略地,杀略官兵。永嘉五年(311年)四月,石勒大败晋王衍兵,杀百官将士10余万人,“相践如山,无一人得免者”[23]。六月,汉将刘曜等破洛阳后,纵兵烧掠,宫殿官府化为灰烬,王公士民3万余人被杀。洛阳“饥甚,人相食,百官流亡者十八九”[24]。同年秋,汉兵围长安,晋南阳王模降汉。史称:“关西饥馑,白骨蔽野,士民存者百无一二。”[25]永嘉六年(312年)夏,晋雍州刺史贾等围刘曜于长安数月,汉兵连败,驱掠长安男女8万余口,奔回平阳(今山西临汾西南)。同年冬,晋并州刺史刘琨为汉兵所败,向代公猗卢请兵,猗卢派部将卫雄等为先锋,同琨反攻晋阳,猗卢亲率大军20万继进。猗卢军与刘曜军大战于汾水,再战于蒙山(今太原市西南),刘曜军大败,伏尸数百里,山为之赤。[26]西晋建兴四年(316年)八月,刘曜军逼长安,内外断绝。长安“饥甚,米斗金二两,人相食,死者大半”[27]。

  前秦时苻登(后为秦主)举兵征伐,“是时岁旱众饥,道馑相望,登每战杀贼,名为熟食,谓军人曰:‘汝等朝战,暮便饱肉,何忧于饥!’士众从之,啖死人肉,辄饱健能斗”[48]。

Thank you.
@gangxiao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