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约黄昏后,我在树梢头

  星期天的晚餐约在GL家烧烤,午餐后我带瀚伯去TreeTopWalk游玩。计划是到5点我们直接去GL家,而同时Wm带着姥姥姥爷从家里去。

CIMG9330

CIMG9326

从公园入口到TreeTopWalk也就2.5公里,一路上看看蝴蝶,抓抓树叶,慢慢走,渐渐行,累了就随地坐着休息一下,父子俩倒也合作愉快。从TreeTopWalk出来也是2.5公里,瀚伯就有点累了,天气就和他的心情一样,有点BLUE,下起雨来,并且越下越大,一手打伞,一手抱瀚伯,有够狼狈。到了RangerStation不得不停下来,另想办法。打电话请Wm给我们CallTaxi,说实话当时也不知道要Taxi去哪里等我们,只能说在大路边。雨一点停的样子也没有,想一想,还是继续走。天空似乎破了个洞,大雨真是倾盆而下。瀚伯倒是蛮兴奋地,问他:“谁是大坏蛋?”答:“雨是大坏蛋。”还故做愤怒状:“哼!”但我都快垮掉了。终于到了大路,显然Taxi已放弃我们了。只能另叫一个,又在雨中等了20分钟。

晚上的烧烤还蛮好,吃了个肚滚腰圆。

Thank you.
@gangxiao

评论